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新志×柯哀】日久天长

#久违的更文…大家好久不见了……因为要准备考试啊很重要的啊说出来暴露年龄所以拒绝XD

#现在是躺尸了对不起关注的我的小伙伴们…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接下来差不多终于要进入主线了…【是的之前都是铺垫23333】

#之后的每一篇都会隐藏线索的…不如说从第一章开始就有了…只是真的就一笔带过【你闭嘴

#然后等我整理完问题啊什么的也请观看的小伙伴们能思考一下~毕竟这不是无脑恋爱文的

以下正文
食用愉快♡


十六、
#你的音容笑貌,无一不是年少的宝藏#

工藤现在脑子一团糟。
他不明白,为什么宫野失忆是他的错?

也许时过境迁,白马过隙,他会淡忘那些年少的关系与情感,也可能在第二个七岁的时间段留下深刻的烙印,不知是风与眷恋的交错,还是过往与尘埃的片段。
但是,他不会忘记宫野志保出现在他生命里,更不会去害她。

他的第二个七岁里,到处都是灰原哀。

那一年是如岁月如歌,满满的谱写着灰原的名字。

但是究竟是为什么,Gin会说灰原哀的失忆,宫野志保的失忆,是他害得呢?

百思不得其解。

他走到巨大明亮的落地窗前,不进嗤笑:工藤新一啊工藤新一,没想到有一天你也会如此多愁善感,这可不是你啊。

他的英眉稍微缓和,蹙着的趋势渐弱。

一阵风吹过,卷起地上的落樱。

一片一片,高傲的漾开。

“啊啦,工藤理事?”他看见她的身影印在一片璀璨的樱粉色中,灼灼其华,清浅不复。唇形微张,茶色的头发趁机偷偷的溜进樱唇,冰蓝色的眸子稍微阖上,长长的睫毛清晰可见,啊,是她啊,一直没变。

“宫野?你在那干什么!”他拔高音调,生怕落地窗阻隔了他的声音。

又或许是距离。

“工藤理事一如既往的爱多管闲事呢,长大一定是位好人妻。”一如既往的玩笑话,眼线上扬,好不惊艳。

落樱继续悬起,动人心弦。

“是…不!我是男的!不对…我是直的!”工藤新一大嚷,心甘情愿地踏入她玩笑的陷阱。
这样的斗嘴,为什么以前不珍惜呢。

“噗”她轻轻地笑了。她微微弯了眼角,笑意满满的流露出来,这是以前的她少有的表情。

她笑着斜睨了他一眼,然后微微侧身。

“樱花,真的很漂亮啊…”他听不见她的声音,却依稀辨别出唇形。
“是啊,真的很漂亮。”他附和着,眼里是漫天的落樱、

还有美得不可方物的她。

黑夜悄悄地来临,星河淌入漆黑色的丝绒。

“工藤理事啊——”懒懒的声音透露着疲惫,公司职员久米杏子穿着白色的丝绸睡衣走向工藤新一。
“喂喂喂,把衣服穿好啊…”对于这个人工藤新一不得不承认是个美人,据说父母是日俄混血,而且成年之前都在国外所以身体比例好到不得了的地步,当然相对来说另一方面的礼仪问题冲突也挺大的。

可是工藤新一是谁啊。
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个。

才怪。

再怎么说他也是血气方刚的成年男性。
【没…没留鼻血吧…】

“工藤理事不要色咪咪的盯着杏子看啊…会被人讨厌的哦”穿着藕色公主裙样式的睡衣的人一脸玩味的倚在门上盯着他,调侃的声音如期而至传到工藤耳里。

“喂喂…”来人是宫野志保,独特的声线在响起的时候就知道了。

这家伙在想不到的地方很少女嘛。

“啊啦啦难道被说中了?竟然还留鼻血了,工藤我有点担心我今晚睡眠的保证哦?”食指抵在薄薄的嘴唇上,微笑道。

“宫野啊…这种玩笑不能乱来的呢……真拿你没办法。”他挠了挠头,然后在一瞬间冲到了宫野志保前面。
因为惯性后脑勺重重的敲在了墙壁上。
“疼…”宫野志保略微皱眉,一眼闭一眼睁的看着地板。
“工藤你干什么啊”她抬眼看向他。
“别老这样开玩笑,男人又不是草食动物。”英俊的眉宇稍微上挑,温润如玉的脸在这么近的地方将男人的英气全部体现出来。
有力精瘦的手抵在她的脖颈旁,工藤新一的西装袖口磨得宫野志保有点痒。

就因为一个玩笑她被壁咚了?

哈?开什么玩笑。

她揪住工藤新一的领带:“工藤理事很有胆魄嘛,但是作为男人…”工藤新一咽了一下口水。
“这么小气?”

喂喂…这可不太妙啊。

然而在他名为理智的那条线断之前,宫野志保嘲弄了他一句“别相信啊,”然后轻笑一声“小鬼。”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