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50粉点文【高中生侦探新×不明身份小学生哀】①

#我也不知道在这写啥…

#对不起我感觉我好像辜负了你的期望 @bulibulix·エロ

#还有一篇是军官志保×艺姬新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脑洞大的飞起

以下正文

食用愉快♡

字数1000+
欢脱向
不知道在写啥于是名字也很随便:

假如她是杀手

工藤新一已经观察灰原哀很久了。

文静的谈吐,优雅的举止,从容的应对问答,娴熟的化妆技巧,体育课上轻巧的动作和化学课上杰出的成绩,无一不是作为杀手必备的条件。

为什么工藤新一要观察灰原哀呢?

事情要从两个星期前说起。

那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煦,樱花也纷纷扬扬。

工藤新一作为新时代大好男儿却无所事事的在街上逛着,原因是因为自家母上大人对自己儿子只顾学习不顾恋情的行为极其不满,一怒之下将自己儿子赶出家门去……把妹子了。

世上有这样的母亲吗!

于是乎,古人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呵呵说好听点是这样,说难听点就是他并不想恋爱啊!太麻烦了(╯°Д°)╯︵┻━┻

所以他打算在街上逛一逛然后回去应付交差,之后再让身为青梅竹马的兰变装一下拍个照就好啦…嗯就这么办,工藤新一打定了主意。

抱着这样的心态,工藤新一悠闲的唱起了小调。

“大叔,声带不好就不要乱唱,太难听了。”清冷的声音带着调侃从背后悠悠转起,把工藤新一吓了一跳“啊…抱歉抱歉…”欸不对为什么我要道歉啊!

“小朋友,”在他准备语重心长的教导一下这位茶发小萝莉自己并不是大叔而且身为小孩子需要礼貌这种事的时候,茶发小萝莉是这般有礼貌的道别的“大叔早安,再见。”

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工藤新一。

——————————————

第二次见到她是在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工藤新一并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个有些腹黑的茶发萝莉。

“啊啦又见面了,真是凑巧,里面有具尸体而且还有尸斑了,从口腔味道判断大概是氢化物中毒…”说完她扯下自己的手套,一脸从容的看向他“以上,就是这样,工藤大侦探,交给你了。”

“啊?”正当工藤新一思绪弥留之际,就听见她报了一大串东西。

信息量有点大工藤新一表示他接受无能。

茶发小萝莉转身就走。

“等一下!”本欲扯住小萝莉的袖口可惜他慢了一步,工藤新一踉跄了一下,只好走进房间,看见的是各位熟悉的警官的脸。

——————————————

短短的一天内,第三次相遇了。

此时的小萝莉拿着一杯冰咖啡轻轻吸允着吸管,然后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坐在那儿,气定闲神地瞟了一眼工藤新一。

“啊啦,大叔?”
恶趣味的声音带着上挑的声线,轻浮妩媚。

早上刚刚相识,下午便知晓自己的名字,从容不迫协助警方办案,面对尸体轻描淡写,冷静的不像一个看上去14岁小学生模样。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上面那个客串的中二病台词你出来咱谈谈。

——————————————
之后的两个星期让工藤母上大人开心到乐开花了,自家儿子天天起早贪黑地不知疲倦的在外奔波,仿佛哦不对,是交了女朋友吧!

其实,工藤新一这个新时代大好青年在…跟踪。

尾行痴汉啊!
然后今天。

工藤新一带着绿色的两个大树杈,躲在了灌木丛后面。

唔…他知道自己很像个变态啦,但是,这个小女孩的傲慢和猖獗确实是不符合正常小学生的样子啊…

什么傲慢和猖獗我还傲慢与偏见呢摔!

他看到灰原哀凛冽的斜过来的一眼,却在看到他的时候似乎放缓了神情,当然只有一瞬,然后恶劣的开起玩笑“那边的树丛好像还没浇水哦?”一群灰原哀小迷妹小迷弟就屁颠屁颠的过去浇水了。
灰原哀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空了的长颈水壶,然后莞尔的走了。

……那个性格恶劣的哈欠女!

回家的时候浑身湿漉漉的,白色的衬衣紧贴着自己,有些难受。
“啊——啊——那个可恶的家伙”工藤咬牙愤愤的说,顺带抓着自己的衣角往旁边一拧,在路人奇怪的目光下攥出一堆水来。

说起哈欠女这个称号,这只奇怪的小萝莉似乎总是睡不好,每每在温度舒适的时候总会打上一两个哈欠,像是夏天热晕过头的猫咪,慵懒的伸个懒腰然后喵呜一声窝进自己清凉的窝。

“还真是抱歉啊,我是性格冷淡的哈欠女。”

微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工藤新一一颤。

——————————————

第二天灰原哀收到了一个包裹。

里面是满满的胶制玩具蟑螂。

………

…幼稚鬼。

“喂,工藤新一!”
堂堂帝丹校草被一个小姑娘给堵了。

“听好了!”灰原哀扯住工藤新一蓝色的领带向下,嘴角轻轻勾起一个暧昧的弧度,将脸贴近,呈现一个“霸道总裁爱上我”的专业画面,然后起唇“那个蟑螂,”白皙的手轻轻抬起,伸进了工藤新一的白衬衫中…“还给你噢。”

噫我去!!!!!!

这跟我想的剧情不一样啊啊啊啊!!!

灰原同学你放了什么啊啊啊!

——当然是胶质蟑螂。

E N D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