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柯哀×新志】日久天长

* 回忆杀告一段落辣:(,,ŏ ŏ ,,):

十三、
#不知缘起何处,奈何情深殊途#

其实灰原哀很想请那些在电视上的什么「洗脑大师」啊「催眠专家」啊什么的帮她剪去记忆,当然这么中二的想法她绝对不会说的。
但是当她看到一张有一张的照片和过去遗留的点点滴滴时,她会想「留着就留着吧,反正记忆什么的不碍事。」

然后事情的开端源于一个晴朗的午后。
那天她接到了陌生的来电。

告诉她江户川柯南在找她,请她露面。
这人是什么意思,照理说不应该隐藏起来找个理由请她过去吗?
理所应当想要拒绝。
“我会让你找到工作,让现在的你拥有稳定的生活并且不会让他叨扰你的。”对方运筹帷幄的口气让灰原哀挑了挑眉。
“啊啦…”她还没说完“请吃下解药。”那人的声音如惊雷在耳边炸开。
“你是谁?”长期对组织的恐惧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真正贯彻到骨髓中的恐惧。
“我不是组织的人,只是想让你过得洒脱一点。”那人的声音一开始的礼貌的口气带上了些许柔情。
“凭什么信你…”她的额头滴下冷汗,紧握的手攥的紧紧的,警觉的大脑绷紧了神经,却在下一秒跪坐在地上。
“凭那个侦探小鬼。”得意的笑意让她无可奈何。

她如约吞下解药,褪去稚嫩外表成为宫野志保。
她拿出了小时候姐姐喜欢给她打扮时给她买的茶色接发球。
调整好心情,将冰冷盖过。
——虽说其实她本不是冰冷的一个人。
拿上绿色假瞳,去附近的专卖店中买了一件淡蓝色的格子长裙。
——这种少女样式确实不是她的风格。
提高自己的声线,将温柔与慈爱满盈话语。
——声音的起伏跌宕确实很招人喜欢。
诚然,这不是她。

“小弟弟?你在叫我?”她远远的驻足,却终究被他的光芒吸引。
“是的…姐…姐。”心底最温柔的地方一阵刺痛。
蓝花楹的叶子随风而逝,轻轻地散落在他们四周。

「我叫做,」她听见自己心底崩塌的声音,尽管其实她并没有那么脆弱。
「折原幸。」她到底算不算坚强?

【你只需要装作是别人即可。】

【用一个全新的面貌继续逃避下去就可以了。】

【不必要去面对一个你不可能接受的事实。】

“是的。”她不需要的。
她会重新开始。
“你就是灰原!”那个小男孩的确会触动她的心弦,
但是,

「到此为止了。」

TBC.

【不知缘起何处。】
【奈何,】

【情深殊途。】

“非常的感谢你,”宫野志保俯身“保护我的约定就到这里吧。”
“我爱你。”无声无息的告白。

他没有看清。
却清晰的听到了。

为什么,情深却殊途呢?

我不明白啊,灰原。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