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柯哀×新志】日久天长

*皌轻冒着生命危险更文求点心♡:(,,ŏ ŏ ,,):

*说真的没有准时更是我的错,所以来补更[当然这周还有哒⸜( ´ ꒳ ` )⸝♡︎]

*食用愉快♡「有人看不明白可以问我,现在依旧是回忆杀。」

十二、
#那是透到骨子里的决绝#

“喂,赤井吗?”名侦探认真的声音在他耳边如惊雷响起的时候,枯燥的FBI会议似乎萌生了一股有趣的气息。

“啊,侦探小鬼。他的声音少许的带上了玩味。
“赤井,帮我。””他气喘吁吁,没头没尾的说。
“什么?”示意会议中的人不用理睬他之后有些惊讶的问道——他也会有有求于我的一天啊。
“关于?”他的嘴角捎上笑意。

「灰原。」

他的嘴角凝固住了。
“是…她么。”没头没尾的答复。
“啊?”气喘吁吁的回答带上些急切。
“想让我怎么帮你?”他问出口,眉头拧成一个结。
“动用你们FBI的人力资源网。”

他在一棵葱翠绿意的楹花树下等着,因为花季的关系,此刻并无花团锦簇。
“喂?赤井,你不是说约好了吗?”江户川柯南焦灼的等待着,眉头一皱,脸色因为阳光的关系晒到苍白。
“啊,当然,因为是一个假身份,所以找到了的,那个小女孩也答应了。”赤井有条不紊的说着,言下之意就是可能她迟到了。
“……你不了解她。”她只会早到,并不会迟到。
“我当然没有你了解她。”才怪,明美的妹妹的一切透过明美他了解的一清二楚。
两个人各怀心思,却不知对方也各怀鬼胎。
风轻轻的拂过,云卷云舒。
叶子一片又一片的簌簌落下,像极了绿色清新的雨点。
“灰原…”少年面无表情的呼出一口气,苍白的脸色与身后的绿意形成强烈对比,“你为什么要逃避呢?”自问自答的状态。
倏尔一个人影快速的闪过,及腰的茶色长卷发,被风卷起又落下。
灰原?
他快步起来,匆匆走向那抹影子。

他拉住对方的手。
“灰原!”喊的铿锵有力。
对方转过身来,茶色的发丝随着风抚过少年的脸。
“……小弟弟,请放开我的手好吗?”那双温润湛蓝的眼睛似乎没有了冰冷的气息。
小弟弟?
“灰原?”他的出声疑惑。
少女转了转头,“你在叫我?”。
他愕然。
“是的…姐…姐。”
“啊啦,我不是灰原哦?真是个奇怪的姓氏,我姓折原。”她笑开,清浅不复,灼灼其华。
这个姓氏也很奇怪好吧。
明明是不一样的发型,
长发及腰。
明明是不一样的身高,
年有17。
明明是不一样的口吻,
温柔慈爱。
明明是不一样的笑容,
不复清浅。

他却有一种感觉——
她就是灰原。

她的笑容未达眼底,隐隐的,有一种悲伤。
“灰原…你,还在逃避吗?”对方的嘴角僵住,却又很快的缓和过来:“小弟弟,你在说什么呢。”
“我叫折原幸,不是什么灰原哦。”她弯下腰,柔软的茶色发丝垂落在肩上。

他仿佛从她脸上,看到了那透到骨子里的决绝。
你明明,认得我。
“幸姐姐,你是灰原,不会错。”他用稚嫩的童声,残忍的撕破她心酸的谎言。
“非常抱歉。”我不是。
就算我不是折原幸,我也是宫野志保。

灰原哀已经不在了。
“我真的不是小弟弟所谓的灰原。”她决绝的口吻。
此刻那么怀念当初的倔强。
当初的我们,一起看那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黑夜里的碾转反侧,你懂吗?
再见了,江户川。

同样的倔强,相似的骄傲。
这是我的决绝。

TBC.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