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柯哀×快哀】日久天长*番外*

* 这就是传说中的番外!
* 但是!因为皌轻不是很想写正文而且第二篇也很适合当正文所以哈哈不写辣就直接当正文吧【划掉】

* 食用愉快~喜欢的人记得点关注和心哦~

番外⑴

白色的雪簌簌地从枝头滚落,此起彼伏。

宫野志保手插在温暖的大衣口袋里,缓缓地走上一个不高的丘陵。
在丘陵的最上头,是一座灰色的墓碑。
上面祭奠着她的双亲和姐姐。

离开大家的第一年,她来到了她最不想驻足的地方——太悲伤了。
「妈妈,爸爸。」宫野志保哈出几口热气,白色的雾状气体融入冰冷的空气中。
「还有姐姐。」宫野志保氤氲模糊的视线聚焦在墓碑上。
手中的白色玫瑰代表着她对他们独特的哀悼。

她的脑海里不仅仅有化学公式。
「妈妈,你的录音带我用红色的礼盒装起来了。」她的声音隐忍着。
「爸爸,你和妈妈要好好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止不住的颠簸着。
「姐姐,我终于——终于,找到我的幸福了。——」泪腺麻木的抽动,清泪顺着苍白削瘦的脸颊大颗大颗地滑落。
她支撑不住哪怕只是瘦弱的身躯,重重的跪在雪地上。
炽热的泪珠融化开一片又一片的积雪。
久违的滚烫液体倾泻而出,她的声音断断续续。
「是不是不会再担心我了?姐姐?」面部抽搐拧在一起,眼睛微微阖上,却坚持睁着那双美丽的冰蓝色眼睛。
「啊啦,这是肯定的吧。」带着悲伤的笑容,坚定的,颤抖着,缓缓地说出不要让他们担心的话。
是不是很有志保的作风呢?

她的视线里,有爸爸妈妈离去的影子。
她的妈妈慈爱,无奈的说了一声「志保不能后悔自己做的决定哦。」
她的爸爸温柔,坚定的笑了笑。
而她的家姐。
「志保要努力追求幸福哦!」
认真的,美丽的。
「嗯!」含着泪的眼睛有些疼,但是还是很无奈的笑了。
那是宫野志保,这一生,最美的笑容。
那么坚定,那么明媚。
像个孩子一般雀跃与纯净。

「志保。」
「十八岁生日快乐。」
「谢谢,不过——。」她转头看向黑羽快斗。
「今年的我,十九岁了哦。」

我的十八岁,在那坟墓之下。
我的脑海里,还有你们。

---------------------------------------------------------------
---------------------------------------------------------------
正文

十一、

#清浅#

遇到黑羽快斗只不过是意外罢了。
黑羽快斗是这么自嘲的。
他去接受白马的挑战时,中了spider的圈套。小泉红子那个时候在江古田不知道做什么事情反正没空搭理他就是了,更别指望青子了。
腹部中弹,大腿骨扭伤,灰头土脸,这是华丽的怪盗最狼狈的下场。
他仓惶的逃离了那片树林,然后走到博物馆下躲雨。
但是屋檐本身就不大,加上又不能被发现,所以他十分小心翼翼。
倏地,风刮了起来。
但是,感受不到那片本应降临到他身上的冰冷与湿润。

一把伞。
一个人。

冰冷的雨水顺着她的脸颊滴到他的手上。

「灰……原哀?」他迷糊中这样喊了一声。

醒来的时候在一间蛮不错的房间里,是灰原哀的房间吗?抱着这样的疑问他下了床,蹑手蹑脚的环视了一圈。
咖啡色的沙发,白色与咖啡色相间的条纹抱枕,自己躺着的床似乎是书房的,红木的地板有些淡淡的檀木香气,应该有什么香包吧?灯是很简单的淡黄色壁灯,墙壁米白色,窗帘也是米白的,这件房间仿佛就是一杯咖啡。

「灰原…?」他试探性的叫了叫,却没人应他。
他走出房间,看见了刚从浴室里出来裹着牙白色浴巾的灰原哀。
「呃…我醒了?」他已经尴尬了,然后还看到了……湿漉漉的头发似乎还散发着热气,白皙的皮肤因为热水的关系变得有些粉嫩,
「这…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看也知道啊…。」灰原哀很生气,但是由于本身的个性所以只是面露潮红而已。
「你…害羞了?」黑羽快斗其实很想立刻转过去然后惊慌失措的逃回书房,但是不知道这次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没有,你多想了。」傲娇如灰原哀,她会承认才有鬼呢。
「噗…」他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了。
「你…!回书房去!」就算只是十六岁的身体,那也发育的姣好了的好吗。
「我错了灰原大小姐!」说笑间他又走了回去。

灰原哀换了睡衣之后已经是五分钟之后了。
「那个啊…你叫灰原哀对吧?那个侦探小鬼旁边的那个…。」黑羽快斗的问题真的十分无聊,灰原哀露出了和江户川柯南如出一辙的半月眼。
「是,本名宫野志保,多指教。」她说着边擦拭着她湿漉漉的茶色头发,一种香气淡淡的蔓延开来。
他心想着真是太幸运了然后正要向她道谢的时候,在转头的那一瞬间看到了那双清浅蓝眸中没有掩饰的涩然。
啧,那个侦探小鬼。
他变出一朵红色的玫瑰,单膝跪地。
「美丽的小姐,」他的扑克脸上洋溢着真切的感情与笑意,「是否可以赏脸降临于那缤纷的花海中呢。」他的笑容自信且阳光,好久之前,她也在另一个人的脸上看到过了。
「啊啦,邀约淑女的话没有Prada的包包可是极不绅士的行为呢,小偷先生。」她的笑意清浅,嘴角的哀伤似乎消融了一些。

「哇哈哈虽然之前有来过因为任务的关系都没好好看呢!」黑羽快斗像个孩子般的在花海中穿梭。这是新设立的公园,主打赏花,小路是由青色的石子相铺而成,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
「啊啦,小偷先生,当心花粉过敏哦。」她依旧是不吝啬的调侃,却用温柔的目光注视花朵。
「灰原…嗯,要吃和果子吗?」他指指远方的和果子之家。「小偷先生,自己想吃的话要诚实说出来呢,我就奉陪吧。」她闭上双目,轻轻的笑了起来。
「怎么会!灰原你也想吃的吧。」他开玩笑的看向16岁的灰原哀。
「那就别吃了,走吧。」视而不见。
「对了,」少女转过身来「别叫我灰原了,明天起,我是宫野志保。」她的笑容淡然,没有丝毫名为难过的瑕疵。
「……还是去吃吧!」黑羽快斗拉着灰原哀走向那家和风温馨的和果子店。

转移话题…小偷先生这项技能不过关哦。

「那个,」神似工藤新一的少年转头「叫我快斗吧,我叫黑羽快斗。」他异常认真的目光盯紧了女孩。
「黑羽君。」她的笑容依然如故。
淡淡的,清浅忧伤。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