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新志×柯哀】日久天长

* 皌轻最近超级累的…不知道有没有拖累文章质量向大家道歉…|_•`) 躲起来

*这次字数是1000+如果在加三个关注依照约定有番外哦♡

* 让心红起来的人是好人♡

* 食用愉快

九、
#你为什么,又要逃避#

“…谢谢你喜欢我不过对不起。”一句话一气呵成根本就没有断续的痕迹。
很明显的敷衍嘛。

黑羽快斗则是挑了挑眉,一副无奈状“你还是老样子。”
“哼,彼此彼此。”宫野志保回敬的毫不留情。

原来是开玩笑吗?工藤新一莫名松了一口气。
 
 
回了办公室后,工藤新一盯着手中的马克杯开始发呆。
求婚也能开玩笑?!
话说那个皮囊跟我很像的到底是谁啊,竟然和灰原认识?
等等…跟我很像的……该不会是怪盗基德吧…

使劲摇了摇头发现这念头竟然甩不掉,然后正好空闲又开始神游…
三年前的七月二十三日,她离开了。
她在那个阿笠宅里就留了一张“勿忘珍重”的字条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个夏天充斥着尖锐的蝉鸣,芒果色的光晕匆忙的打在人们的影子上,米花街显得异常冷清。
时不时有一些小孩子因为天性而热闹的追逐在一起,或者一个一嘴青色胡渣的大叔喝着酒走到电线杆前撞了一撞结实的向前走去;江户川柯南走到阿笠家准备吃灰原做的牛奶冰,却发现把自己叫来的阿笠博士并不在家。

“什么嘛,博士到底在干嘛啊…”这样酷热的天气让人不想在走回毛利侦探事务所,于是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就赖在充满冷气的阿笠宅不走了。
直到傍晚阿笠博士将自己摇醒:“新一啊,醒醒?”老头和蔼的声音钻入耳朵,他醒了过来。

“博士?你怎么现在才到?灰原呢?不是说给我吃牛奶冰的嘛?”江户川柯南揉了揉眼睛。
“你在说什么啊新一,我去参加学术研究了啊,哀君没在家里吗?”博士悠悠疑惑的声音响起,却激起了江户川柯南不好的预感。
“你说什…”尾音还没落进阿笠博士的耳朵里,就看到江户川柯南一溜烟的跑进了灰原哀的房间。

“灰…灰原?”房间整齐,被子没有褶皱,桌子没有灰尘,衣柜没有衣服。
但是花盆上有一颗药。
药的下面压着一条字条。

“勿忘珍重,解药。
                         灰原哀”

没开玩笑的吧。
为什么,走了呢。

心底一块就像悬崖边最不稳定的土块一样,倏地崩塌了。
他翻找了所有能藏匿东西的柜子或是箱子,发现并没有任何踪迹。
可恶…她是灰原啊。

她是灰原啊…
灰原的话,怎么可能不清楚江户川接下来的一举一动呢?

你倒是笨一点啊。

他狂奔到街上,扔出的滑板在炙热的阳光下划出一道亮丽的弧线,江户川柯南此时的心中只有担心和怒火,无名的怒火让他失去了判断力,天下这么大,他要去哪里找她呢?

你为什么,

又要逃避。

江户川柯南从黑色组织破灭开始已经很少接触FBI了,这是他第一次他利用FBI的特权办事,

他要找到她。

他要搭上她的肩膀,担忧她最近身体有没有劳累。
他要抓住她的衣领,质问她为什么又要远离众人。
他想说个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你究竟在逃避什么呢?
我已经,不需要解药了啊。

我已经,

是江户川柯南了啊。

—TBC.—

评论(2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