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柯哀】毋庸置疑[甜到爆炸/柯哀前提]

* 作死立的flag………写到2:48我也是蛮拼的,好敬业啊【望天】

* [新兰慎入/柯哀/天啊我只是个宝宝我到底写了啥系列]

* 好撩的画面感啊…因为文笔不够成熟的原因请自行想象画面233

* 柯哀前提指的是「柯⇔哀有些暧昧却让柯南觉得哀把他当做弟弟然后blabla....嘿嘿嘿XD(误)」

* 思春期の狼

* 全文2483字,食用愉快♡

尘埃融入灼热耀眼的阳光中。

水手服式的日式校服闪烁着夏天的味道,女同学们高高扎起的马尾,或是利落清爽的丸子头,轻轻舞动着青春的朝气。

江户川柯南会因为案子翘课而奔波现场已经是家常便饭,正如人们所想,江户川柯南取代了工藤新一。

平成的福尔摩斯被江户川所祭奠,现在闻名遐迩的则是福华组合。

耐看的茶色发丝轻轻扬起,在清新的空气中划过优美的弧度;“快看快看!是灰原学姐!”低她一级的学妹害羞小声的向另一个学妹说着悄声话,周围围观她的人群竟越来越多——因为本身混血的关系,所以进入高中之后的五官越发立体,轮廓感就像雕刻家手下的作品完美无缺,而天生透彻的冰蓝色双眸仿佛有着吸引别人的魔力,深邃却清澈。

“我喜欢你!”拥有稚气面庞的学弟勇敢向宫野志保告白,却只是以一笑为回应径直走过,“谢谢你。”灰原哀在帝丹高中的名气旺到爆表,男女通吃不说,在老师眼中也是良好的楷模。

明明是性格冷淡的哈欠女。

“灰原!”看,给她打电话的永远只有江户川柯南。
所有人心知肚明,自己并没有那个本事去要年段第一人气爆棚的校花的电话号码。
“是——是,知道了赶紧顾好自己吧,我正准备过去呢。”在江户川柯南想叫灰原哀过去的时候,灰原哀早就明白了他想干什么。

一如当年。

灰原哀拿起自己浅色的蓝色布包和江户川深色的蓝色布包迅速的走向了大门。
指腹轻轻摩挲过窗户的边缘,觉得干净才把手慵懒地搭在上面,“真是对不起你啊,工藤新一。”她到现在还是灰原哀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解药制作并没有成功。

“宫野志保,不会再见到你了。”她喃喃自语,跟过去的自己道别。她怀着自私且肮脏的心态向工藤新一内疚,她不想让江户川变回去,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想要守护好江户川柯南。

“小姐,米花大厦到了。”司机色眯眯的眼睛盯着灰原哀白皙的长腿,付了钱之后赶紧走吧,宫野志保心想。

熹微的余芒折射在干净的花玻璃上边,反射出绚丽的光泽。按了电梯之后灰原哀看着自己的制服鞋开始发呆,不知是今天的天气太过于舒适还是自己过得已然过于安逸,以至于电梯停了之后还在发呆。

倏地,感觉自己撞入一个温暖的胸膛。

均匀的热气一下下撒在自己柔软的发间,少年的头埋在脖颈里,

啊啦,心动的味道好极了。

“江户川?”感受到少年干净的气味,灰原哀调笑的说出他的名字。
“灰原——!——!”它孩子气般的唤着少女的姓氏,有力的手圈着灰原哀的细腰,仿佛要把自己揉进灰原哀的身体里。
“怎么了大侦探?”她有些好笑的摸摸大侦探的脑袋,“想你了。”接下来的这一句话却让她停止了手上的抚摸,背过身去。
“灰原?”成熟的男性声线带着些许稚气和疑惑。
意外的看到少女耳根红透了之后继续抱住灰原哀。

“欸——红透了。”

“你小子得叫我声姐姐呢,江——户——川!”少女有些咬牙切齿的赌气。
“是是——姐姐?”江户川柯南非常娴熟的卖萌。

目暮警官和高木警官表示:你们能不能不要在杀人现场附近秀恩爱?

【当然——是要的。】

解决完案子之后少见的垂暮,两个人看到澄澈的星空时决定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
偶尔做个文艺少年说不定不错。
话说……
“灰原啊,你也太没防备心了吧。”江户川柯南有些无奈的看向灰原哀白皙的长腿。
“别担心,今天司机那种色眯眯的眼神我已经看破了呢,不过,你的话不会做那种事的。”灰原哀看了看自己的腿后肯定的说着。

“再说了这是校服又不能怪我。”灰原哀也有点无奈。
“我的话不会?”江户川柯南有些生气,你是真把我当弟弟了吧。
“对啊,江户川的话——”少女直起身讲到一半的话被江户川打断了。

像狼一样扑向灰原哀。
双手按住灰原哀的手,虽然平时是病态的白,但是却软软的,温润的。
双膝跪在少女身侧两旁。

——地咚?

“你啊,”江户川柯南倾身向前。
“太小看男人了。”

瞳眸放大。
睫毛轻颤。
嘴唇闭紧。
脸上覆盖红晕。

灰原哀的全部反应。

“看吧,就算是我——”江户川柯南将手指抵在他们的两唇之间,修长的手指不经意的划过灰原哀的樱唇。

……咕咚。

喉结滚动的声音,
啊…。
他有点忍不住了啊。

“就算是我——”他得告诉她她自己到底是有多么无知,即使她是双科博士。
不然他怕成为不了这唇的拥有者。

紧接着。

宫野志保玩火了。
——轻轻啄了一下工藤新一的唇。
如蜻蜓点水一般,却滑过火热的气息。

“啊啦,不知道哪个人比我小了一岁还想地咚我。”耳根红的似乎可以滴出血来,又有些害怕江户川不接受她的心意。
“——反正那也不是我的初吻。”她多嘴了一句,自己是真的很想陪伴在江户川柯南身边,所以,原谅她这个谎言。

江户川柯南觉得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底。

回到工藤宅后,两人轮流梳洗走向各自的房间。
夜深人静的时候。
江户川爬起来走到灰原哀的房间里。

“灰原。”他轻轻地唤着。
“嗯?”少女有些朦胧的睡颜,白色的丝绸睡衣滑下了肩,皎洁的月光撒在她身上。

咕咚……
喉结又滚动了。

“怎么了,江户川?”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
“啊?哦,随你便这是你家吧。”灰原哀很想打死这个把她叫醒的智障,没好气的回答到。

于是江户川躺了上去。转向了,与灰原的对立面。
“怎么不转过来睡?”灰原哀有些调笑的问道,然后将自己柔软的身体贴上他的背去——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多软。
“……别靠过来啦。”江户川柯南有些无奈而且…脸红了,虽然灰原哀是看不到的。
“生气了?”灰原哀声音有些过分温柔了。
“也不是……只是…思春期。”江户川柯南有些难为情,声音到最后几乎听不见。
“这就是你刚才地咚我的原因?”灰原哀轻轻地笑了“早熟小鬼。”
“喂!”他有些生气。
况且想起那个他就心情不好。
不是初吻………(>д<)

“那个,”灰原哀顿了一顿。
“是初吻哦。”然后她轻轻的笑了。

“哈?——那你!”江户川柯南有些生气又有些矛盾的开心。
灰原哀轻轻地笑了起来。
“所以说是早熟小鬼。”

“你好像忘记了——”江户川柯南翻过身。
“我啊,虽然现在看上去像是小鬼——但内心可算是二十岁的狼啊”
“……”
“要让姐姐来教你吗?”【笑】
“当真?”
“喜欢动物的灰原小姐,难道说意外的喜欢狼?”不安分的因子在他的身上跳动着。
“啊啦,
那也得是听话的狼。”灰原哀爱江户川柯南,毋庸置疑。
“好啊——
那就按你的喜好来好了。”
手指从精致的锁骨滑向睡衣分开的第一颗扣子那里。
江户川柯南爱灰原哀,

同样的毋庸置疑。

—FIN.—

评论(16)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