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新志×柯哀】日久天长


七、
#爱情最美的,是失忆后还能拥有的一段刻骨铭心。#

懒洋洋的暖黄色灯光聚焦到了一对眷侣身上。
少女眉眼如画,淡妆妖娆。
男人器宇轩昂,气质不凡。

他们是——

宫野志保和Gin。

在扎人眼球的人群中,毛利兰和工藤新一并没有那么耀眼,反倒是这对情侣更显风采。
工藤新一文雅地吃着盘子里可口的晚餐,丝毫没有在意舞池上的人。
“新一新一!”可是毛利兰注意到了。
“怎么了,兰?”新一抬起头笑着望向她。
“你看舞池中央的那对情侣,好耀眼啊!……话说,女的有些像小哀呢。”说者无意,但这句话却引起了工藤新一内心的涟漪。“什么?”他抬眼望去,看到了金色长发的男子牵着茶色短发的女子在舞池中央大放光彩。

“Gin…”他惊愕了。

说起来,刚才在办公室的时候,宫野志保好像有说到。

「Gin他喜欢凉一点的。」

感觉一股洪水直击心头,引起泪腺的麻木。

“不,不会的…”
毛利兰疑惑的看了看新一,又看了看新一正在看的舞台中央。
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
“新一…”她蹙起了好看的眉头。
她总觉得,自从新一回归时候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不复从前了。

新一看自己的眼光温柔极了,却没有真实感…就好像——在看另一个人一样。
逛街的时候明明知道自己不爱用不耐用的名牌,却总是向芙莎绘的专卖店走去。
喝下午茶的时候眼神总是不小心给我点一杯我不爱喝的咖啡,然后抱歉撤掉。
去游乐园的时候会尽心的陪着我,但是眼神总是瞄向有茶发蓝眸的女子,然后在跟我说是在发呆。

我不是笨蛋啊,新一。

我等了你十年,你又要离我而去吗。

毛利兰暖紫色的眸子黯淡下去。

“喂,兰?”耳边突然响起惊雷,是新一的声音。
“那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哦?”新一自信的笑颜就在眼前,我却觉得遥不可及,这是为什么呢。
别想了,毛利兰。
他是你的新一啊,一直没变。

“是吗,好漂亮哦!”我是发自真心的称赞,因为真的是太耀眼了那一对。

“新人员工吗?以前没见过呢。”毛利兰疑惑地问道。
“是啊,办事能力很强呢。”工藤新一微笑的望向毛利兰,余光却一直盯着舞台上的两位。
一曲落幕,两个人走下舞台。
“Gin,你刚才踩到我了诶。”宫野志保挑了挑好看的眉。
“要道歉吗。”寻常冰冷的声音少见的带上了暖意。
“不用哦,但是要赔偿。”宫野志保樱色的嘴角勾起,去拉Gin的领带,然后突然贴近,两人的呼吸融汇到一起,Gin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有些刺鼻,但是意外的好闻。
Gin丢到手中的烟,用食指和手指轻轻地捏着宫野志保的下巴。
两人的唇越来越近,却在要触碰的那一瞬间,被工藤新一打断了。

“咳咳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能不能让一下。”空旷的走廊明明还很宽阔的说。
两人极速的退开,少见的脸红的不知所措。

工藤新一拉着毛利兰的手从他们中间走过。
余光看到宫野志保紧盯着他和毛利兰相握的那只手。

也是他握着她跳出大巴窗外的那只手。

【啊,她是有印象吗。】
一个念头在他的心底滋生出来。

而事实上,他想对了。

宫野志保头脑里浮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被一个看不清脸的男孩抱着跳出大巴车的画面。

那个男孩,是谁呢。
而那个红色的身影,怎么会那样像自己。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