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新志】生病☞点文

* 嘛就是因为我的【日久天长】更新失误评论第一的小伙伴的点文

* 写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总之是欢脱向 @雾中花

【生病梗】点文

啊啦,三十九度呢。

清晨的阳光伴随着尘埃散尽时,宫野志保拿着体温计心想。
吃力的拿起手机,眼睛里映照着手机昏白的光,手指轻轻地在屏幕上移动着:博士,自己搞定三餐。机械标准的字体留在了屏幕,发件人…博……突然间眼睛涌上浓浓的倦意,泪腺有些麻木的疼,点了一个发送就直接倒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
“咔啦啦……”洗盘子的声音突兀的在宫野志保耳边响起。
然后关闭水龙头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咯吱咯吱…”肥皂水滑在盘子上的声音。

博士回来了吗?
我没有说生病了吧,真是,又让他担心了啊。

少女想要睁开眼睛给博士一句“没事的”,可是眼皮不论如何也睁不开,疲倦的搭在自己蔚蓝色的瞳眸上。
感觉自己的嘴里被塞入了一口温热的粥,味道涩涩的,啧,没放盐吧。
这是博士吗?宫野志保有些疑惑了。

博士煮的粥是过甜的,因此宫野志保变回来后吃到博士的粥后第一句话就是“以后我来做吧。”
感受身边的人拥有的炙热吐息,有一下没一下的扑面而来,让人有种青春的感慨和少女的冲动。

啊。

那个人将毛巾敷在我的额头上,拨开刘海的姿势多么暧昧,然后感觉到冰袋的重量。

当下午懒散的阳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前的是她所爱的少年。
“…工藤?”眼前的工藤新一已经不再是比自己矮的江户川柯南了,而是意气风发,风华正茂,21岁的工藤新一。
少年从发呆中回神,看向宫野志保时露出了惊喜又爽朗的笑容:“——灰原,你醒了啊?”“嗯。”浓浓的鼻音透露着少女的不适,她勉强的直起身,想要够到那杯放在床头柜上的温水。

明明很想感谢他,到最后竟然还是只有一个字。
真是差劲呢,宫野志保。

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抢先一步,拿过那杯水递到宫野志保的手里,并搀扶着宫野志保细到可以握住的腰让她坐起。
“啊啦,大侦探,我生个病你还要吃我豆腐哦?”戏谑又勉强的笑意在宫野志保的嘴边自然的绽开。
“喂喂,你啊就是这样,又把自己身体搞垮了吧?”工藤新一很是无奈的回话。
“怎么会,我只是熬夜写了个论文而已。”
“你怎么又熬夜啊,都说了别那么拼命。”工藤新一蹙眉。
“是是,不说这个了你怎么过来了?”宫野志保比较好奇这一点,因为在上周自己被迫被拉去野营的她无意中得知今天他要与毛利小姐去游乐园,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

“你啊……”工藤新一有些无奈的扶额,他该怎么说呢,收到了那条[博士,三餐自己搞定]来自宫野志保的信件之后本来是一脸懵逼却又想起了上上个星期追求她的那个什么白马探,那个家伙该不会赴约了吧!?工藤新一马上十万火急的拒绝了毛利兰的邀请,冲到博士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多么愚蠢,自己是智障吧!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个女人应该不会发错短信的吧!估计又生病了,这样想着就到附近的买了些食材和大米,走到了博士家……

处理好一切过后开始反思:就这样抛下兰…是不是有点冲动了?这个不可爱的女人。
这样神游神游就到了傍晚自己也觉得很了不起,然后听见了一句软软的“工藤。”,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这是宫野志保!?那个冷淡的哈欠女!?发呆了三十秒之后做了后来的那些事情。
嘛,大体上就是这样。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发现自己喜欢上宫野志保了?
那兰…哦对,他怎么又忘了兰跟他发的那条短信。
[我们分手吧。]
他是在傍晚的时候接到兰的短信的,原来今天去游乐园兰就是想说这些啊,事经隔年,竟有一种无所谓的感觉。

“工藤?”宫野志保歪了歪头。
卧槽…工藤新一表示血槽已空。
“呐,灰原。”难得的在宫野志保面前一本正经。
“怎么了,工藤。”然后不知为何突然正襟危坐的宫野志保。

“我……”工藤新一有点紧张。
毕竟只是一个生病竟从确认感情到想要表白只用了一天实在是…有点突然吧?

然后宫野志保用了极其无语的神态吐槽了工藤新一:“有屁快放。”
不,这不是吐槽吧。

你特么像生病的人嘛!工藤新一内心有点崩溃。
“那你听好了!宫野志保,我——喜——欢——你。”说完之后工藤新一脸红得跟个什么似得。
啊对,新建的大楼的招牌好像就是这个颜色。

等等,exm??
他他他刚才说了什么!
“你……”宫野志保的脸一定比那个招牌颜色深。

“哈,灰原也会害羞呢。”
“唔。”

结果第二天两个人都发了烧。

—FIN—

☞食用愉快♡

评论(1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