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新志×柯哀】日久天长

* 这里皌轻哦~感兴趣的人关注我一下,点个红心,或者加个好友吧qwq

二、
#是的,我不认识你#

宫野志保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外加一脸懵逼的被叫到了理事长的办公室,是以,她并没有做到万全的问答准备。

“叩叩”一阵悦耳的敲门声传进工藤理事的耳朵里;这门质量还不错,宫野志保心想。

一进理事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观察——不知道从谁哪里得来的习惯:敞亮的办公室,光洁的棕红色大理桌上放着蓝色的陶瓷花瓶,斑驳的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洒进来,明媚透亮。

这个理事长大概是个喜欢整洁注重细节的人吧,宫野志保是这么觉得的。

“理事长?我是宫野志保。”
工藤新一转身,看到了熟悉的茶色短发,熟悉的冰蓝色眼睛,熟悉的红色高领毛衣。

是她。

“……宫野,好久不见。”

许久未见,甚是思念。
灰原,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工藤新一期待着宫野志保惊愕的表情,正准备调侃的时候,对上了她的眸子。
没有惊愕。

……是的,没有惊愕,只有疑惑。
他等待着她的回答。
对面的宫野志保并没有给他他想要的回答,反而疑惑的摇了摇头“理事长,我们……认识吗?”

我们……认识吗?

这句话无疑给了工藤新一一个巨大的打击。

窗外的吉野樱以秒速五厘米的速度落下,粉色弥漫了整个落地窗,像是柔和的丝绸,将落地窗包裹成恬静的樱粉色。

“宫野……志保?”工藤新一瞪大了眼睛。
“是我,理事长。”

“你……不认识我?”工藤新一还是不相信,他们并肩作战了十年,瓦解了蔓延各地的黑色组织,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宫野!我是工藤新一啊!工藤新一!”工藤新一不知为何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向着宫野志保大喊。
“工藤……新一?”记忆里好像没有这个名字啊?

于是宫野志保作沉思状。

“我不认识你,工藤理事。”一如既往的冷淡声音,却再也没有调侃的味道了。

“你……不认识我?”
“是的,工藤理事,我不认识你。”

明亮的落地窗,白色的镂花窗帘,粉色的吉野樱花。

“是的,我不认识你。”宫野志保在作确认。

「我不认识你。」
风停,花落。



—TBC.—

* 失忆梗出来啦(๑و•̀Δ•́)و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