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新志/柯哀】不可说

年更选手来了是遥远的50fo点文
那么现在又可以在点一次了我的妈…(捂肾

落魄皇子艺伎新×灭国皇女将军志

—————————没有雷点就往下吧↓↓↓




柳下荫,湖上风,陌上公子。

公子面容如沐春风,像被冰山雪泉刻磨得棱角分明,修长的身体似初春抽长的修竹挺立得那般高处不胜寒。

但那苍翠的竹子上披着一件格格不入花里胡哨的和服,浓艳的颜色和繁复的裱花似乎都在嘲笑着这枝竹子的惺惺作态。

公子的眉眼如刀剑锐利,眉梢却是温柔如飞鸟,白皙的脸庞毫无粉饰,即便是艺伎的服饰都没法阻挡他的浩瀚蓝眸。

那是工藤新一,是东国的亡国太子。

晨雾沾湿了早绽的樱花,天边也渐渐晕开温暖的颜色,大地快速的回温,远方明明灭灭的火光终于尽数散去。

「是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了。
他少见的自言自语着,语气中蓄着遗憾与惋惜。

「你怎么还在这儿,快给我回去啊!」老鸨阴阳怪气地指责到,似乎在前一晚把工藤新一赶到这来的人不是她一样。

「今天有贵客,嘁,真是不懂现在客人们怎么都喜欢你这样的…」老鸨的的脸扭曲的皱在一起,花白的粉底刷刷地掉,不一会儿却又怪叫起来「噢!老天,我的皱纹!」说完就转身回了屋子,踏进门槛那一刻她像是想起什么来,转过头开始喋喋不休「快点!今天来的可是将军!你得罪得起吗?还有记得…」后面的话工藤新一随便应付了几句,心下却不安了起来。

他是亡国太子,万一…被认出来,就不好办了。

到浅水小筑还需要穿过梨园。突然间天空飘起了雨,就个人来说,工藤新一是不喜雨天的,但看着被雨打湿的梨花瓣渗出了更透明的白,饱满的花瓣被打落在地上,内心竟然有一丝触动。

这样的,很细腻的想法。

这想法十分不符合工藤新一本人,想来他工藤新一被多少人说情思迷惘,亡国之后即便在如何如何都不得不学会反思。

到了室内以后鬓角已然湿了,逃不过水的管束捻成了一撮又一撮,还不停的在滴落着水珠。急于去取那块在走廊上的花纹方巾,而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

茶色的头发藏在军帽之下,露出的发尾也挂满了雨珠,正巧想同工藤新一拿着块方巾。

冰蓝的眼睛似古井无波,在两只手碰触前像触电一样退开,身形迅速地向后撤离,是一个利落的侧后。

「你用。」声音清寒如冰泣泉,不算礼貌地回答。

工藤新一下意识地挑了挑眉,在意识到自己的习惯使然,而礼数不全之后换回微笑「不必和我一介戏子做出谦让,将军大人。」

宫野志保也同样挑了挑眉,有些惊讶于自己是怎么被认出来的。

「你是…」余下的声音被骤大的雨声盖了过去,工藤新一想问但是对方似乎并不想重新回答了。

「啊!宫野将军,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呀!这是你要的毛巾,请擦擦吧。」老鸨像是变了一个人,慈柔的像是一位母亲。

但宫野志保并没有瞧上她一眼反而是一直盯着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被她盯得很不自在,是以抬起了头与她对视。

冰蓝的眸撞进天蓝色的港湾。

有一瞬间,冰裂泉融。

END



就这样了没了。

就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久远答应的点文很早很早就写了只是没发因为这个结尾肯定没有人看的(。
其实有后续的但我觉得我写不好所以拜托大家自己脑补叭(…)
结局是be因为工藤新一自己的信念是一定要实现的→也就是说他一定要复国→复国前提灭志保的国→两人就算相爱也会是殊途→不如掩在心里烂到有一天生根发芽→标题名【不可说】

缘见吧我不记得小天使是哪位了(…)意念艾特!!!

我非常爱灰原哀,她是我的奇迹。
我会一直更下去。

另外,可以点文了大家

101fo感谢(鞠躬)

一直没更你们还坚持fo我真的太谢谢了。

非常爱你们୧(๑•̀⌄•́๑)૭♡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