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新志×柯哀】不再独行

混个更╯^╰

*架空注意

*主催说可以放出来(ᵒ̤̑ ◁ ᵒ̤̑)所以我来放了

*因为之前赶稿时间紧后面很仓促但是我并不想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几天一连掉了六个粉请告诉我为啥

*如果是柯哀粉那么注意,我只是暂时待在别的圈子日久天长还有点文我都没有放弃不如说正在写

*大概就这样

      
00.

没有青春,没有叛逆,没有眼泪。

宫野志保并不是书呆子也不是榆木头。

静悄悄规矩矩长大,冗长又无趣的人生。

只能等待,以及接受。

01.

宫野志保向左移了移手中的白色鼠标,将最后一个字符敲定,发送。

电脑的白光在她湛蓝的眼中照映出来,她揉了揉眼睛,拿出一副防辐射的眼镜。此时是她刚写完文学系作业的凌晨四点,窗外无星,街道无光。

在外人眼中理性的宫野志保是一定会去化学系的,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那是啊,高中时期就有几项优秀化学成就的宫野志保怎么会不去化学系呢?但是,现实打了所有人一个耳光,在所有人眼中心里未来的化学骄子、生化宠儿,去了她心中对外深藏不露的文学系,在所有人的指责下,没有犹豫的走向了看起来似乎跟她毫无关系的文学系。

要说起为什么,大概连宫野志保自己都不相信。

她不是那种因为别人而改变自身的人,但是这大概是在她遇见「江户川柯南」之前。

江户川柯南是在一个文学网站上与她交流的一个人,一个在数以万计的人群中,与她相遇的人。

她最开始很不屑的去否认「江户川柯南」的想法,在他进入文学死角的时候带有些轻蔑的语气说“将死了。”言下之意是不要挣扎,这是一个死局。

但是那个少年,就是给她看到了奇迹。

手机还有些发热,「江户川柯南」刚在不久前下线。

她将手肘撑在白色的桌沿上,似乎是百般无聊的看着电脑屏幕,但是眼中那般精盛的光芒却像一枚棱角分明的小石块掷进一汪清水,溅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散发出波涛汹涌的光芒。

冷清的冬天啊。

她稍微抬了抬眼,望了望漆黑的夜空。

这条路…是对的吧。

终于她放下了鼠标,走到了床铺旁边。饶是冷静如宫野志保,不免在众人的怀疑指责下产生对自己的行为产生困惑。

她摘下了眼镜,打算睡下时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在震动,“嗯?”鼻音重的不像话,似乎是鼻膜在抗拒着一天的疲惫。划开手机页面,映入眼帘的是垃圾消息的推送,宫野志保在心里为自己会以为有什么人会在这么冷这么晚的时候给她发信息的想法默默翻了个白眼后,便窝进被窝里进入深眠。

这是一个很通俗的定律,你做了一件让你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笑的事情,随后当这件事再次发生的时候,你却在潜意识里间接性的忽略了它,就像是现在:

「叮咚!」手机屏幕白色的光再次亮起,但这一次,它的主人没有再拿起它了。

有些事忽略真的无伤大雅,甚至还有可能因祸得福,但是,错过总是难免的。

所以同理,宫野志保错过了某些话。

手机的提示灯闪烁了一下,页面上,是一条撤回的信息。

——来自于工藤教授。

02.

天空终于不负整个东京所望,翻起鱼肚白的微光,灰尘在空气中均匀的散落,翻滚出惊涛骇浪的白雾,阳光融进尘埃里去,是器宇轩昂,是波澜壮阔。

宫野志保从床上醒过来,晚风吹的太过舒服到了让她忘记了白天刺眼的阳光是从哪里照进来的地步,但是…哎,不如说是该死的生物钟。

宫野志保不是个爱赖床的人,所以她马上起身换了一件浅色的羊绒衫,和她不久前刚中意的黑色修身裤。多年来的习惯促就她到厨房泡了咖啡,在咖啡醇香的氤氲中终于让大脑皮层彻底醒了过来。

手机闪烁了一下灯光,文学网站上一个她熟悉的名字的对话框小幅度跳动起来。

「江户川柯南:灰原你有空吗?」

「灰原哀:不,很抱歉,我待会儿有课。」

「江户川柯南:啊啊没事,就是想跟你说我的小散文(大概算?)入校刊了!」

“噗”不可抑制的笑出声来,他是小学生吗。

「灰原哀:是是,我知道了,有空在聊吧。」

当素色手表的指针指向八点时,宫野志保终于想起自己还有课,是自己的导师的课。

必须要去,不去不行。

这可是这所校园里可以说是最后接纳她的人了。

这所学院的文学系算是有名的,校刊既是对外开放也是对社会开放,这样的机会对于普通大学的文学系来说算是绝无仅有的吧。

现在算是冬末,天还冷着,但这并不妨碍远处的乌鸦不知疲倦的聒叫,簌簌的雪从枝头落下,此起彼伏。宫野志保难得这么狼狈的到教室,默默坐在了最后一排“那么,开始点名。”看起来还算年轻的教授轻悠悠的叹了声气,把从宫野志保身上的视线转移到了花名册上。

脑袋很痛,嗡嗡地响着,就像老式留声机吱扭扭的转着一样。

昨晚太晚睡了,宫野志保心想。
好在自己熬过了半节课,虽然后半节课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睡了过去,起来的时候宫野志保表示她心很累。

多…多尴尬啊。

看上去还算是年轻的教授就站在讲台中央看着她,基本上她前面那一伙人早就收拾完东西都不见了。
虽然内心不淡定了,但是还是要保持优雅咳咳。

“工…工藤教授。”啊不小心结巴了。

“宫野同学,我想你需要休息。”被称作工藤教授的人无奈的笑了笑。
“……昨晚作业做的比较晚,谢谢关心。”宫野志保解释。

于是她拿起包要走,踏着教室里的宽台阶时,那些焦躁不安的心理又开始沉沉浮浮,似乎是因为睡了一觉,脑袋多少清醒了些,但宫野志保认为这时更迷糊一点或许会比较好,那些“这将是我们科研界未来的希望”“拯救民众的药物天才”压的她喘不过气。她喜欢那些试管烧杯,喜欢那些科研成果,可是她也想看看不一样的世界,她并非想把自己禁锢在一个世界里,哪怕这个世界是她所钟爱的生化专业。

她并不是圣人,她也有自己想试着做的事。

正当她推开门要走出教室的时候,工藤教授叫住了她“我有一个儿子,从前很喜欢刑侦破案,但是跟你一样选择了文学系。”工藤教授用了很突兀的开头,然后他微微地笑了笑,眯起了那双天蓝的眸子。

“当他说他想去文学系的时候,那双像我的眼睛明亮得连我都吓了一跳。”他又笑了一声,那声音里大抵包含着宫野志保所为感受过的名为父爱的情感。

“剩下的有时间再聊吧,请务必坚持下去,宫野同学。”然后他转过身回到了讲台,整理了所有教案之后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走出教室。

宫野志保站了很久,穿堂风调皮的将她浅茶色的发丝掠起,然后她在下一堂别的老师的课开始前,离开了教室。

03.

冬末的气候现象总是让人琢磨不定,时而雾霭时而风雪,恼人得很。宫野志保望了望进教室前还算晴朗的天空,无奈的叹了口气,阴晴不定的老天果然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不然怎么才过了一节课就已经风雨雷电,更无奈的是自己着急出门,也没有看天气预报,结果就是没有带伞,想起那把自己总是嫌弃它丑的伞,宫野志保只觉得如今再丑也是和蔼可亲。

偌大的校园里灰色渐渐晕染开来,只有礼堂和食堂才亮着暖色的灯光,于是宫野志保决定去稍微有灯光的那边解决自己的午餐。

午餐是自己喜欢的咖喱,但是食堂的咖喱对于宫野志保来说实在是差强人意“好甜…”宫野志保用勺子翻搅着咖喱,直到白净的勺子上裹满了一层咖喱之后再将米饭舀起,蹙起了好看的眉,宫野志保很是认命的放下了勺子。

“太甜了…咽不下去。”

无可奈何之余又无法放空自己的胃,昨天一整天都在做那份于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作业,那是一份可能能够入校刊的作业,那时的宫野志保在敲完最后一个字符后,其实胃里已经发出了汹涌的抗议声,奈何睡意占了上风,所以宫野志保选择了睡眠。

而到现在为止,算上今天凌晨的咖啡,昨天早上吃的蓝莓花生酱夹心三明治外就没别的食物了。难得宫野志保想要好好的吃一顿饭,谁知遇上冬雨和难以下咽的咖喱。

糟透了…

冬雨不像夏雨那般热烈匆匆,它细密而绵长,大地的生灵最是欢天喜地的接受这般润泽,但毕竟是冬雨,夹杂的寒意也不容忽视。宫野志保拢了拢红色的纯色围巾,想让自己温暖一些,但实际上这并没有什么用,宫野志保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径直去与食堂相邻的小卖部买了面包,无滋无味的啃了起来。

她选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吃到一半的红豆面包放在一旁,将自己浅蓝色的布包打开取出手提电脑,发现有条信息。“嗯?”她轻轻地疑惑地发出了鼻音,这才惊觉自己已经感冒了。在手机备忘录中记录上要买药的消息,总算是安下心来点开那条未读通知:

「 宫野同学,你的作业我已经看完了,提前恭喜你入刊,但是还是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对了,方便的话就下午3时我的办公室见吧。

                                                                      from.工藤教授」

宫野志保是冷静的,那毕竟是自己快要通宵出来的结果。但是眼线不经意的上扬表示着自己内心雀跃的声音,宫野志保不是面瘫,但也不是属于容易把情绪暴露在外的人,她的嘴角牵起一个心满意足的笑。

心花怒放的声音太大了,仿佛那花中沉淀了光芒,似乎连在键盘上的指尖都萦绕着花香。

她将红豆面包三两口囫囵吞了下去,望了望已经停了雨的天,决定趁下一场雨还未来临时赶紧回家,宫野志保匆忙地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毕竟气候这种事不是她能够明白的,这样的猝不及防太令人措手不及。

校园中因为雨后氤氲起迷蒙的水汽,天空大有拨云见日之势,日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穿透直下,跌落进沉沉浮浮的尘埃中。

大概是水雾渐渐弥散开去,墨绿色的校刊板突兀的在视线中出现,望了望云雾散开去的天空,宫野志保打算看看校园里的作品。于是她走过长长的走廊,全然把注意力集中到那块绿油油的板面上。

“…近看还真是不得了呢。”面对规规矩矩整整齐齐却又密密麻麻的校刊栏,即便是宫野志保都发出了赞叹。

她看得很快,几乎是一目十行的看过,以至于差点略过在角落的的一行短短的文字:

【或许你听过闲人的杂语或是周围的谴责,但请千万不要放弃。】

【如果连你自己都将自己放弃,那么就不会有你所期待的成功。】

【没有任何成功是如期而至的,你所需要的是跨出一步的勇气。】

【不是所有时候都适用等待,偶尔需要主动出击,收获属于你那温柔的芳泽。】

字里行间溢满了温柔。

“…哈。”宫野志保从牙缝里吐出一个轻轻的音。

这到底……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

自己听了多少人的闲言杂语,并不是不清楚,而是想有人能够支持她或是站在她的那一边,能够成为她的支柱。尽管没有,但她宫野志保并不是那么怯懦的人,所以她挺起背,在众人的碎语下背道而驰。

啊啊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佯装坚强不过是为了能够让人看不透自己的软弱罢了。

那几句短短的文字直戳宫野志保的内心,眼角蓦地湿润,内心惊起波澜。怔愣了许久之后,她将目光移到已经泛黄的卷起的纸角边,那个署名的字体就像这段文字一样,温柔又迷人。

——工藤新一。

04.

那或许就是宫野志保人生当中最戏剧性的遇见了。

庙会的灯笼里一簇簇的火光堪堪穿过薄薄的灯笼纸,轻晃晃地落在人们的脸上。新雪白花花的一片,要么在漆黑的角落独居一隅,又或是从庙顶上簌簌的落下。

宫野志保到的时候人群大多向前移动,因而神庙抽签的地方倒是只有她自己,浅浅的雪地里满是脚印,脏兮兮的雪水让人吝啬自己的步伐。

这天真的过冷了…希望初春快点降临吧。

小时候父母带着自己寥寥几次来庙会时,总是抽到大凶,但父母都是科学家,只是好笑地揉了揉自己的头,那时总是会泪眼汪汪又不甘心因为大凶而哭的自己总是会嘟着嘴说下次一定可以抽到大吉。

想到这不禁浅笑了两声。

到底过了多久了呢,那段安稳的时光真是太短了。

真是…太短了。

她将拿到的签展开,大吉的字样随着卷着的纸签在上面舒展开来。

“啊啦啊啦…”止不住的笑意在唇边继续扩大,雪后的夜空像是黑天鹅绒中撒上一大片钻石,大把大把星光撒在宫野志保的脸上,脸的轮廓趋近柔和,盖了她满身柔光。接着她牵起樱色的唇角,那一双在平常冷寂的眸子像是要迸发出什么,虚虚迷迷间笑了起来。

那是一个,带着孩童般纯粹温柔的笑。

“咚”

一旁的工藤新一站了很久了,几乎就是在宫野志保来此之前,他听见耳边有些窸窣的声响,推测大抵是有名女性踩着木屐踏在雪上的声音。他本不想转头,只是随意抽了签却实在是有点不想看里面的多半是大凶的字样,于是他为借口分散注意力而转头,便看到了清浅笑开的宫野志保。

他工藤新一从未有过这样的悸动。

心脏扑通扑通的加快,周围的一切倏然变得飘飘然起来。

然而美梦太美好现实却很骨干,花痴的下场无一例外就是摔倒,最尴尬的莫过于把自己花痴的对象一起弄摔了,呵呵,生无可恋。

工藤新一一脸黑线的站了起来,顺带着把宫野志保拉起。看着宫野志保揉了揉腰才发现两人手中的便签条均落到了地上,匆忙慌乱的伏身去剪,随意打开却发现是大吉——然后工藤新一就像是个神经病一样开始自带网点。

另一旁的宫野志保一打开签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满脸黑线的想教训一下面前这个撞到她连道歉都没有的犯傻青年,手上这张是大凶!心里全是呵呵哒的宫野秉承良好的家教出声“先生,那张签是我的。”

“欸…。”工藤新一表示心累。

两人交换了签后,宫野志保叹了口气,转身就要走。

然而自己的和服袖子被扯住,她轻轻皱了眉头,这件蓝染碎花的和服已经是她最后一件和服了…“啊啊抱歉!”大概是看到宫野志保皱眉,工藤新一迅速退开一步,手也跟着松下,手背朝胸举至胸前,做出不知所措的动作“那个…我看小姐也是一个人,庙会总是热闹些好,不如…我们一起?”不好意思的红晕不知不觉染上工藤新一的脸颊,属于少年的青涩让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挠了挠后脑勺,而后,爽朗的笑开“嘿嘿——怎么样?”

宫野志保习惯了一个人,但这并不代表她喜欢孤独,她稍微愣了愣心想这年头还有这么心思简单纯良的青年然后莫名地点了头。

……嗯?我刚才点头了?

啊…好吧好吧,算了。

“工藤新一,小姐你呢?”

“宫野志保。”

05.

微妙又暧昧的气氛。

“那个…宫野是大学生吗?”工藤新一曲起食指挠了挠自己的脸,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嘛自己看起来就比较难搭话来着。

“不是,我是科研人员。”不知为何没说出实话,那就捉弄一下他好了。
“这么年轻啊,宫野很厉害呢。”他的眼睛粗粗一看还挺好看,宫野志保一瞬间有了这样的想法。然后猛的转过头去。

……啊?我怎么了?氦气吸多了吧。

“那…工藤是学生吗?”她也是有好奇心的,这个人的气质该说是睿智中带走笨蛋气息呢,还是说自信快到自恋程度了?

“对啊,我是A大的学生,文学系。”他的眸子突然亮了亮,似乎是有零星的光在那里面闪烁,那感觉就像是沉寂了多年的黑暗地穴中突然阳光斑驳,发现那里竟然有着一片天空。

广袤无垠的天蓝色,静谧安详。

那是,适合阳光的好天气。

“宫野…宫野…宫野!”一只带有文学系学生特征的大手在她眼前晃了又晃。
“…抱,抱歉,走神了刚才。”宫野志保微笑笑了笑试图缓解自己的尴尬境地,竟然看眼睛看到发呆…真是奇怪。

“宫野…很喜欢科研吗?我以为女孩子都比较喜欢文学的。”他们手上一人一支苹果糖,工藤的额头旁也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顶狐狸的面具。

“是啊,很喜欢,不过我也是女孩子,理所应当——我是说按照你的说法,理所应当的我也是很喜欢文学的。”她咬下一小块糖,拔丝黏在了嘴角。

“是吗!那宫野有没有什么喜欢的文学作家呢?喜欢的文风呢?欧美派还是和派?现实主义还是朦胧主义?”一口气就停不下来…噗,刚才捞金鱼的时候以为他只是足球笨蛋,没想到还是文学笨蛋啊…嘛,跟我一样倒是没错啦。

“作者的话没有特别喜欢的,文风更喜欢严谨又温暖一点的吧,虽然这两者有些冲突…现实主义吧,朦胧主义比较适合感性的人呢,我应该稍微算是理性点的。”宫野志保眨了眨眼睛。

“哈哈”工藤新一笑了笑,接着说道“宫野你啊,虽然自己觉得自己理性,但是…”能露出刚才那样笑容的,能不感性吗?虽然并不是说她不理性就是了。

后半句卡在喉咙里,声音被硬生生吞了下去。

“嗯?什么?”宫野转过头,抬眼对上工藤新一。

“…不——没什么。”工藤新一转过了头。

已经很晚了,在庙会摆摊的大家开始收拾了,灯光渐渐熄灭,沿着一条直线延续下去。工藤新一带着宫野志保出了庙会的场合,忽然天边炸开了一簇又一簇的烟花,天空是亮堂堂的橙色。

“不是所有时候都适用等待,偶尔需要主动出击,收获属于你那温柔的芳泽。”她将声音放轻,一字一顿的说,烟花散去的火光将她的脸颊晕染开一片柔和的温暖,“——工藤新一,我并不讨厌你的想法呢。”她睁开眼睛,笑得温柔又灿烂,一双冰蓝的眼睛蛰伏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你看过我写的散诗?”工藤新一有些惊讶,那篇也许并不能称作诗的小短文是其他优美散文的附着,却是他自己较为满意的作品。

“散诗?那能作为诗吗?”宫野志保一脸调侃,笑道“嘛,姑且就…”谢谢你的鼓励,宫野志保把后半句吞了下去,感觉说出来后会换来面前这个人很欠扁的笑啊。

“就什么?”然而工藤新一很好奇啊。

“不…没什么。”小孩子的报复心。

“…宫野你不够道德。”工藤新一撇撇嘴。

06.

自那天以后,两人时常会撞见,偶尔在学校旁的百货大楼,偶尔在街对面的咖啡厅,当然,最多还是在学校里的文学院。

快是初春,稀碎的阳光穿过发了嫩芽的树枝,经过透明玻璃的反射照进咖啡厅里。

「江户川柯南:你也觉得那个地方应该是转折对不对?!可是那个作者硬生生写成了恋情过渡,好不容易的佳作哎,败给了现实。」

「灰原哀:嘛啊,说不定是作者另外的观点,下文还没出来,别妄下定论啊。」浅茶色的发丝被春日打上暖洋洋的光晕。

「江户川柯南:不!那里应该就是转折点!fdjvdu:」突然出现的乱码让少女挑了挑好看的眉。

「灰原哀:怎么了?」宫野志保发完这条信息后开始收拾起自己的稿纸。

「江户川柯南:啊哈哈,刚才聊的有点入迷,站在马路中央了,吓死我了差点被撞。」

「灰原哀:…傻不傻」

「江户川柯南:喂喂,这个时候应该说‘没事吧’才对啊。」

「灰原哀:那还真是抱歉啊。」

「江户川柯南:好了好了,我得去交作业了,再聊啊。」

「灰原哀:嗯。」宫野志保放下手机,突然意识到自己嘴边的笑。

“嘛……没事真是……太好了。”

----------

“啊啦,这不是工藤吗?”此时宫野志保正拿着一叠稿纸,准备去工藤教授那里。

“哎呀,好巧啊宫野…你这是…去文学系?”工藤新一看着宫野志保挑了挑眉。

“……”啊糟糕,撒谎一时爽,圆谎火葬场。

“…很可疑呢,宫野。”工藤新一俯下身子,靠近宫野志保。

“…化学系教授叫我给文学系教授送个资料。”宫野志保装作漫不经心毫不在意冷静从容的。挑了挑眉。

“哼——”工藤新一故意拉长了音,一脸“我相信你啊”的盯着宫野志保。

尴尬。大写的尴尬。

两人都要去工藤教授那边,她必须交了手上的作业,而工藤新一看样子也是。

啧啧,耍了同一个导师的学生,要被拆穿了我会很没面子怎么办在线等急。

“咳嗯,工藤新一我跟你说——”正当宫野志保打算义正言辞脸不红心不跳的圆这个谎时,一道声音悠悠地传来“哎呀,这不是宫野吗?化学系的上村教授叫你过来的?”工藤教授——不,工藤优作说。

“呃啊…是的。”看这样子估计都听到了,不过为什么帮我呢……嗯?工藤新一…工藤优作……好吧,我懂了,这对父子之间还真是各种恶趣。

在宫野志保暗自腹诽这俩底下的心思时,工藤新一又插了一句,“臭老爸,你刚才怎么不接电话!”

“…你个臭小子,叫教授。”宫野志保很是确定的看见工藤教授的嘴角抽了一下。

“行了行了,哪有被自己老婆赶出家门的教授,胡渣还没刮呢。”工藤新一表示能损自家父亲可不容易,叉会儿腰可把我牛逼坏了。

“……宫野,把资料拿过来吧。”等有希子原谅他了再来找这混账儿子算账。

07.

宫野志保回到家时,已经是夕阳垂暮。

“宫野,你大概是没有看见那条短信。”工藤教授嚷走了工藤新一之后把宫野志保单独留了下来“毕竟我撤回了它。”

“什么?”

“我并非想要指责你——前提是你得让自己当一个体验者…或者说,你必须去感受。”

“我不是很明白,工藤教授,请您明说。”

“是说,你的文章总是非常的客观,理性,并且带着疏离感,”工藤教授将目光转移到宫野志保身上,这样的视线让宫野志保有些无所适从。

“你不能将一个故事变成一篇报告,一则新闻,你得去做一个体验者,体验快乐,感同身受。”蓦地他突然笑起来,转身拿起了一叠稿纸。

“现在起,我是工藤优作,不是工藤教授,我作为一个于工藤新一来说的父亲,一个于你来说是长辈的身份和你说话。”他将那叠稿纸放在了宫野志保面前,眼尖的发现是那篇小散文。

“作为一个父亲,我为我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工藤优作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他虽然理性,但是他能够去感受,感受身旁的人与物,是与非,花开花落,叶生叶衰。”

“知道当初为什么我会选择你吗?”他突然话锋一转,平时严厉的面部被和煦的夕阳余晖照映得温柔祥和。

“虽然你文章中理性客观且带有疏离性,但是”工藤优作的眼中闪烁着名为信任的光芒——而宫野志保看得一清二楚。

“可以从里面感受到淡淡的少女情怀,或者深刻的哀怮,酣畅淋漓,简单利落。”

“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宫野志保愣了两秒,轻轻地笑出了声。

“真不愧是工藤教授…不,工藤优作。”

“世人看的书越多,便越是看遍世间百态,观尽险恶,阴狠毒辣的情节许多,于是将每个人的想法掰上自以为是的正轨”工藤优作也笑,只是那笑声低沉得听不出悲喜。

“殊不知,单纯的幸运或是少女纯真的幻想,也有可能存在于现实。”他的笑声倏然变得爽朗而开怀,“人生尽然不如意,那么少女的情怀便更加宝贵,那么试问,为何要去逃避它?”

自以为是的面对,不过是换了个角度,埋在心底的逃避而已。

即使夕阳落下,明天还是会有朝阳升起。

“想要上刊,就请把犬子这篇短文你认为的后续写上。”

08.

大概是因为那天谈话的原因,作为工藤优作的儿子工藤新一,自然而然的跟宫野熟络了起来。

“我说——宫野你那时候干嘛骗我啊,文学系就文学系嘛,又不碍事。”工藤新一双臂枕在脑后,坐在咖啡厅暖漆色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你可能是智障”的表情看着宫野志保。

宫野志保看着满脸欠揍的工藤新一感觉自己额角突突地疼。

“不为什么,环境使然,气氛使然,还有——”她特地延长了音,就等着某个自大的侦探小鬼自投罗网。

“还有什么?”果然上套。

嘴角一勾“笨蛋使然。”

“…不可爱的女人。”

--------------

时间过得很快,然而宫野志保还是没有写出后续。

“宫野啊你这么美丽贤淑温柔体贴大方可亲,在这温暖的春日里,”工藤新一赖在宫野身边不走了。

“是不是应该给我做个柠檬派?”她恍惚看见了一条尾巴…是错觉…错觉…

“工藤新一!再说一次!我在写你爸交代的作业啊!还是你的短篇的后续啊!你能不能别吵!”宫野志保很努力在微笑了。

“姆姆姆…不能!”这家伙要不要脸。

“这样吧,宫野,我帮你。”工藤新一一秒认真。

………论一秒认真我只服工藤新一。

“不需要任何东西,今晚上天台啊,对了还有柠檬派!千万记得啊!”然后工藤新一一溜烟跑了。

……嗯嗯嗯???

-----------

天台这种东西理所应当的大。

但是比天台更大的,是在上空辽阔的星海。

宫野志保正在慢吞吞的走楼梯,手机的手机不断发出铃声。

「江户川柯南:我在等人,你在干嘛?」

「灰原哀:我在走楼梯。」

「江户川柯南:……灰原大佬你真不打算和我写联文吗!」

「灰原哀:不打算。」

「江户川柯南:灰原你走的时候注意不要把良心扔出去记得揣兜里。(冷漠.jpg)」

「灰原哀:我良心很不错。」

「江户川柯南:……不跟你聊了,我等的人来了。」

「灰原哀:啧啧,见色忘友。」宫野收了手,把手机放进上衣口袋。

“哟宫野!”工藤新一保持着拿着手机的姿势,微弱的白光将工藤新一的脸颊映照得有些苍白。

“工藤,说吧什么事。”简单打了个招呼的宫野表示晚上天台很冷啊她想回家:“啊对了,您的柠檬派。”这敬语用得没谁了。

“宫野你…是灰原吗?”而后他又顿了顿“不,你是灰原吧。”肯定句,陈述句,不带疑问,不拖泥带水。

……江户川柯南的风格。

突然手机响了一响,屏幕骤然亮起白光,她看见那个对话框在跳动。

「江户川柯南:这就是我等的人。」

“我爸说了很多吧,那个混蛋老爹是很会说的啦,但是都是很有他的道理的——不可能的,有可能的,会发生的,不会发生的,总之很让人能够明白,也很令人相信。”

“灰原哀、这个作者的文少却精,自由也学术,”工藤新一的一侧被镀上一层银边,用烂俗的话来说,那双天蓝的眸子里似乎真的有星辰大海“宫野志保、这个人慢热,毒舌,理智,但诚然,也温柔到了骨子里。”他突然将眼睛闭上,双手大张,一瞬间树叶沙沙的声音传上不高的天台,风拂过两个人的面庞,而那个眸子里装着星辰大海的人,在感受风动的方向。

“不管是风也好,雨也好,冬也好,夏也好,我希望与你并肩前行,不是有一句话那么说的嘛”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依旧是最初开始见到的那抹天蓝。

“你总需要有一个人,陪你颠沛流离,风雨兼程。”

“——我喜欢你。”

09.

故事的结局需要那么圆满吗?

——需要的。

10.

“宫野——宫野——灰原——走睡觉去啦。”工藤新一双臂缠上宫野志保的腰。

“好,我刚好写完了。”宫野志保笑了笑。

两人向卧室走去。

屏幕上的白光还亮着呢。

——风从哪里来

——取决于你想往哪走,向哪飞

——宿命或许不能被改变,被逃避

「但总归,能让它变得更好。」

收件人是工藤教授。

欢笑也好,生气也好,
与你相遇的时光
是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那晚琦丽的星辰,拂过两人面颊微凉的风,从星河里落下的一树月光——

皆比不上你挂在嘴边的笑容。

有了你,我便不在独行。

END



*小蓝手小红心谢谢wwww

*点个关注我会很开心得୧(๑•̀ㅁ•́๑)૭✧

评论(1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