皌轻°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是个哀吹金吹卡吹黑子吹贤章吹

【All哀】如饮鸩酒,至死方休

大家好我是大家超级喜欢的皌轻(殴

是的我已经很久没更文了哈哈哈哈哈哈(殴

好吧,在这里我向有看我文的人道歉(没有我就尴尬了

我赶完了稿(打广告 后就迫不及待的写了新坑哈哈哈(殴

贵圈有人吃古风带武侠吗【这是个不会写古风硬要写古风的人

我不知道大家喜欢单独发还是三话合着发所以我就单独发了(就写了一章(殴

如题all哀

cp:琴哀,柯哀,新志,快哀,透哀,探哀

目前就这样,果然我还是最喜欢哀的后宫哈哈哈

最后,我!回!来!啦!

01.

樱花成林,花落成雨。

一道凌冽的剑气在风中横向劈过,穿过繁茂的樱花,戾气将飞舞的樱花一波又一波震开,旋转出一圈又一圈的气流。

月光皎皎,一柄通体漆黑的长剑立在一人手中,那人玄衣金发,眉眼间在月光的照耀下尽是煞气。手起,剑落,细微的鸣声在空气中传播开来。

“咳……”随着剑落,一名少女竟被震出数米开外,大片大片的鲜血将素白的衣裳浸湿,单薄的身体在夜色中显而易见地开始颤抖。

“雪莉,你为什么要背叛组织。”为什么…要背叛我呢。

冰冷的语气不见感情,但那双狭长的眸子里竟有一瞬而逝的哀伤。

可惜的是因为离得太远,被唤作“雪莉”的人,并看不见那眼中转瞬即逝的哀伤。

“…咳咳,琴,”她五指张开微微曲拢紧攥自己染血的白衣,身上的血液仿佛都在灼烧她自己的理智,伤口忽冷忽热,喉咙里不断翻滚着腥甜“别人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背叛组织我不知道,但你,想必是最清楚的那个。”她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颤,冷澈的眸子里是鲜明的恨。

“……那个女人想要将你带离组织,也是她背叛组织在先,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奉组织之名——”他狭长的瞳眸猛然放大“杀了她。”

“于情于理?这不是你杀人的理由!凭什么你们就可以草菅人命……姐姐她……姐姐她……”少女的刘海遮住了半边的脸,整个人颤抖的更加厉害。

“她……只是想要保护我而已…。”少女抬起头,竟满脸泪痕。

她缓缓闭上了眼,一副决绝的样子。

倏然云雾拨开,星光洒落,再睁开时,那双冰蓝的眸子里,是执着。

“我……我要活下去。”那少女像是冷静了下来,眸子里一片清明。

代替姐姐,活下去。

茶色的发丝迎风飞扬,与樱花交融在一起,少女蓦地从腰封里取出一个青色的袋子,像是散花那样,一个又一个光点沉浮在空中,或大或小,或明或暗。

“雪莉,我很有兴趣看你挣扎,不过”男子的声音凉凉,不是苍然也不是凄凉,只是在冰冷的语气中多了嘲讽。“我不喜欢放过叛徒,这些发光的东西,不过无用。”

说完他又是抬手,斩出一道迅速的剑气,漆黑的剑带着深刻的戾气呼啸而过。

光点被尽数切开,消散于满天的樱花中。

接着他从樱花树上稳稳地落下,笔直朝少女走去。

那黑色的剑少女认得,那把剑唤墨玫,通身由黑曜石所铸,剑身为三棱,锋利无比,事实上这柄剑应为女性剑使所用,墨玫墨玫,即黑色的玫瑰——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有。

墨玫所即之处,万物臣服。

多少有些紧张,那毕竟是天下名剑,对付起来可没有那么容易。

若要说为何琴拿着天下名剑却还是归属他人旗下,不得而知。

“我们赌一场吧,琴。”筹码是我的性命,以及组织对你的责罚“就赌,我能否在你面前逃脱。”

我倾尽所有,而你不过三两代价,好不划算。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赌局。

那男子的手攥得更紧,指尖更是苍白。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拼命从我身边逃走。

“…好。”许久,他听见自己有些不正常的声音。

TBC

【悄咪咪说一句我可能不止开一个新坑】

【听说看完不点赞或者心或者分享的人都是流氓】

评论(8)

热度(40)